當前位置:網站首頁>市值暴跌的名創優品,回港上市能給它救贖嗎?

市值暴跌的名創優品,回港上市能給它救贖嗎?

2022-01-27 19:23:15 不二研究

“最牛十元店”名創優品(NASDAQ:MNSO)謀求回港上市,能够逆境救贖嗎?

12月23日,多家媒體爆料稱,據知情人士透露,名創優品正與美銀、瑞銀合作,商議有關在香港二次上市事項,預期募資數億美元。名創優品方對此錶示不予置評。

此前的12月21日,名創優品董事會還授權通過一份股份回購計劃,最多可能回購2億美元的已發行A類普通股或美國存托股份,有效期到2022年9月21日。回購計劃宣布當日,其處於低穀股價上昇8.86%。

但是,截止聖誕假期休市前,名創優品的股價仍處於低穀。截至美東時間12月23日,其報收10.07美元/股,對應市值為3.82億美元;較IPO首日盤後市值已跌去51.21%,較今年2月8日的市值高點已跌去70.69%。

頻繁的資本操作,或許可以在短時間內挽回其股價頹勢。但是,在「不二研究」看來,名創優品的股價一跌再跌,其症結或在於業績和發展潜力不被投資人看好,“百國千億萬店”目標遲遲未能兌現。

今年三季度,名創優品營收增速出現下滑,開店節奏也在不斷放緩;其布局潮玩賽道雖略有成效,但IP潮玩賽道的未來挑戰不小。

與當年赴美IPO不同,名創優品正在遭遇成長“陣痛期”:一方面,自身多項症結環繞;一方面,直面新興潮流品牌的沖擊與圍剿。回港IPO並非萬能解藥。名創優品如何逆境突圍?

營收增速持續下降

2004年,葉國富瞄准低價女性飾品市場,開創“哎呀呀”連鎖飾品點,在2010年便發展至近3000家門店,年銷售額超10億元。但幾年後的電商崛起讓“哎呀呀”逐漸沒落,葉國富的第一次創業以失敗告終。

2013年,葉國富與日本青年設計師三宅順也合作創立了名創優品。創立之初,其憑借性價比優勢以及門店快速擴張帶來的規模效應,迅速發展至全國各大城市。並於2020年10月在紐交所成功上市。

但其上市後交出的第一份年報似乎並不盡如人意。據名創優品財報顯示,2020年6月30日至2021年6月30日,其總營收為90.72億元,同比僅增長1.03%,還未達到疫情前水平。同期,經調整後淨利潤為4.80億元,同比-50.55%。

並且,其經營虧損進一步擴大,據財報顯示,2020年6月30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間其經營虧損為14.29億元,同比去年同期虧損的2.60億元擴大5.49倍。

在2021年Q3,名創優品的營收增速又出現了問題。據其財報顯示,2021年Q3,其取得營收26.54億元,同比增長28.09%。而名創優品2021年Q1、Q2分別取得營收22.29億元,24.72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36.51%,59.18%。

2021年Q3的營收增速較2021年Q2降了31.09個百分點。並且據名創優品預計,2021年Q4的營收在25-27億元之間,同比增長8.8%-17.51%,增速進一步下滑。

在「不二研究」看來,名創優品目前財務狀况堪憂,巨額的經營虧損,疊加營收增速下降等,其正在遭遇成長煩惱。無論是否成功回港上市,若無法解决經營虧損的問題,還是難以獲得投資者的青睞,上市並非萬能解藥。

“百國千億萬店”難成?

2017年,野心勃勃的葉國富曾稱“名創優品將在2019年進駐100個國家,開設10000家門店,實現年銷售收入1000億”。

然而,此想法並未實現。2019年,葉國富將“百國千億萬店”的擴張計劃調整至2022年。

但這個計劃似乎仍難以實現。

先看“百國”,經過名創優品的的多年努力,的確將門店布局到了100個國家,此目標是唯一一個實現了的目標。

再看“千億”,據其財報及其營收預測可得,名創優品在2021自然年營收應為98.33億元—100.33億元,僅完成了千億營收的十分之一。

最後看“萬店”,12月18日,名創優品全球第5000家門店於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門店開業,標志著名創優品北美市場門店總數實現100家、全球門店突破5000家,“萬店”的目標還有一半的路要走。

目前來看,名創優品“百國千億萬店”計劃中唯一實現了的只有“百國”。離“千億萬店”這個目標還差不少,除非發生大爆發,不然2022年名創優品是不可能達成目標的。

拋開這個遙不可及的目標,來看名創優品的開店速度和經營情况,「不二研究」發現,名創優品的開店速度開始放緩,且國內業務營收增速在不斷下降。

從開店速度看,2021年前三季度名創優品分別新增門店73家,162家,122家,均低於2020年第四季度單季度新增的184家,且2021年Q3的單季度新增門店數比第二季度低40家,國內外門店增速同步放緩。

從營收結構看,名創優品2021年Q3國內業務實現營收20.31億元,同比增長17.9%,占營收比例為76.53%;國際業務實現營收6.23億元,同比增長78.0%,占營收比例則為23.47%。

國際業務的高增長為名創優品挽回了一定的頹勢,但「不二研究」認為,國外疫情不斷反複,對名創優品線下門店擴張和營收增長都增加了不確定性,國內市場或許才是短期內擴張的有效陣地。

然而,名創優品在國內的營收增長正在不斷收縮。據其財報顯示,2021年前三季度其國內營收分別為17.9億元,19.5億元,20.3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74.8%,43.0%,17.9%。

在「不二研究」看來,名創優品“百國千億萬店”的目標短期內難以實現,盡管2021年三季度國外業務取得高增長,但國外疫情反複是的國外線下店的發展變數重重。目前國內業務的增速又在不斷下滑,目前名創優品迫切需要的是找到第二增長曲線。

尋路第二增長曲線

潮玩,是名創優品對於第二增長曲線給出的答案。

2020年12月,名創優品推出了潮玩品牌TOPTOY,定比特於“亞洲潮玩集合點”,首家門店於2020年12月18日在廣州正佳廣場開出全球首店,面積超400㎡,擁有超4000個SKU,匯集Hello Kitty、漫威、迪士尼、DC、火影忍者等IP及潮玩品牌。

截至2021年9月30日,TOPTOY門店數累計72家,單季度門店數淨增39家,其中夢工廠店9家,集合店63家。

據財報顯示,2021年Q3單季度TOPTOY實現營收1.09億元,首次突破億元,環比增長64%。

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潮玩產業規模達到1493 億元,同比增長19.7%;同年中國潮玩市場規模達到295億元,同比增長44%。預計到2023年的中國潮玩市場的規模將達到575億元。

但是,「不二研究」認為,名創優品想要在潮玩市場持續發力,有一座名喚“自有IP”的大山是其短時間內難以跨過的。

潮玩市場的核心在於渠道和IP,對於坐擁5000家門店的名創優品而言,渠道優勢已不言而喻。

但是,與泡泡瑪特以自有IP為主的經營模式不同,TOP TOY在推出原創IP產品同時,目前仍以外采與合作IP的潮玩為主流,品牌外采與原創產品的比例約為7:3,吸納更多國際知名潮玩產品與IP,更傾向於“百貨模式”。

這就使得TOPTOY的自有IP成為了其弱項。在競爭激烈的潮玩賽道,泡泡瑪特,52Toys、十二棟文化、酷樂潮玩等競爭者不斷厮殺,IP授權是很難被壟斷的,TOPTOY的百貨模式難以構築競爭壁壘,能否持續存活就難說了。

在「不二研究」看來,目前潮玩市場空間較大,但競爭也很激烈,TOPTOY的“百貨模式”或許能助其在前期快速擴張,但僅有30%的原創比例使其競爭壁壘過低,擴張到一定程度後自有IP的薄弱很容易便會使其被競爭者超越,在這樣的激烈競爭下,留給TOPTOY自有IP的時間不多了。

潮玩Or出海,誰是突圍“利器”?

目前的名創優品,似乎正在遭遇成長的陣痛與瓶頸。

營收增速不斷下降,開店速度放緩,國內營收增速也在不斷下降。瓶頸中的名創優品,如何才能自救?

出海和潮玩是其為自己想出的辦法,但也都存在困惑。

出海,名創優品2021年第三季度海外營收的增速高達78%,且海外門店的毛利率顯著高於國內門店,但目前海外疫情反複,出海的不確定性短期內較强,名創優品只能將出海作為長期突破的路徑。

潮玩,目前來看TOPTOY擴張迅猛,品牌外采與原創產品7:3比例的“百貨模式”為其短期內帶來了快速增長,但自有IP的弱項為未來擴張帶來了不確定性。

出海和潮玩,到底誰能助名創優品突破瓶頸?

本文部分參考資料:

1.《“Z世代”購買力有多强,看看名創優品2022財年Q1財報》,南方Plus

2.《名創優品營收增速再下降,年收入和豪言還差900億,高瓴抄底失敗》,鈦媒體

3.《“最牛十元店”市值大幅下挫,名創優品遭遇了什麼?》,AI財經社

4.《又一行業樣本誕生!名創優品走出“奇襲”之路》,人生五味

作者/永陽

排版/藝馨

監制/Yoda

出品/不二研究

版權聲明
本文為[不二研究]所創,轉載請帶上原文鏈接,感謝
https://cht.chowdera.com/2022/01/202201271923151635.html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