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跨文化研究:遊戲可能在維持文化多樣性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

跨文化研究:遊戲可能在維持文化多樣性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

2022-01-27 02:25:12 psybrain

關注“心儀腦”查看更多腦科學知識

關鍵詞:文獻綜述、遊戲

​遊戲是人類發明的,但其功能可能與更普遍的動物界玩耍行為相似。與玩耍一樣,遊戲有助於兒童在認知和行為方面為日後生活做好准備,就好像真正的成人。在遊戲評估的眾多複雜社交技能中,合作是與人類最相關且最獨特的特征。

人類在自然界中脫穎而出,是因為他們有能力與不相關的個體合作,並圍繞共同的目標組織行為。這種程度的合作似乎超出了用標准進化模型所能解釋的範圍——如,基於血緣或互惠的關系。一種新興的理解人類合作的方法指出,文化群體選擇可以將現存的高水平合作解釋為文化特征選擇的功能,而文化特征决定了群體間競爭的成功——無論是通過戰爭的直接競爭,或者通過群體間差异模仿等過程進行間接競爭。

在這一框架內,至少在群體間競爭激烈的情况下,能够充分提高群體水平適應性的文化變异的頻率將會增加。在這裏,我們將探索其中一種文化差异——基於規則的遊戲目標結構。雖然有些遊戲强調具有共同意圖或目標的群體成員之間的合作行為(如排球),但也有些遊戲强調個體間的單獨行為(如距骨遊戲)或直接競爭(如象棋)。在基於規則的遊戲中,本文提出了三種可能促進合作目標結構出現和維持的架構。

第一個架構將特定文化群體的覓食依賴性與其遊戲的目標結構聯系起來。如果對於成年覓食者來說,合作行動有互惠互利的機會,那麼我們可以預期具有覓食依賴群體會傾向於選擇具有强調社會協調和合作的目標結構的遊戲。

第二個架構將特定文化群體中沖突的普遍性和類型與其遊戲的目標結構聯系起來。如果在合作行動中存在互惠互利的機會(例如,在群體間戰爭普遍存在的情况下),那麼我們就會再次期待傾向於目標結構為强調社會協調和合作的遊戲的選擇。

第三個架構將特定文化群體的社會結構與其遊戲的目標結構聯系起來。早期關於遊戲類型在不同文化群體中的分布的研究錶明,社會複雜性——通過政治一體化和社會階層的存在或不存在進行運作——與策略遊戲正相關。此外,最近的研究錶明,文化群體的社會結構可能與其中遊戲的合作性有關。如果社會中存在由價值資源的不平等分配導致合作和平等的社會規範崩潰的情况,那麼我們就會認為,在社會分層水平較高的社會中,合作遊戲會更少。

本研究以南島語族(Austronesian)25個民族語言群體為對象,探討了其遊戲目標結構與相關社會生態變量之間的關系。研究將最初的數據收集和編碼工作重點放在這些群體上,因為在世界上這一地區錶現出了巨大的文化和語言多樣性,以及之前發布的社會文化數據的可用性,這些數據可以與遊戲數據聯系起來。具體來說,使用基於規則的遊戲目標結構數據,並將這些數據建模為沖突的存在或不存在、基於陸地和水域的群體狩獵的範圍以及社會分層的函數。樣本中的文化群體擁有共同的語言和文化曆史,是世界上最大的語系之一,並且這些民族語言群體在人種學上有很好的記錄。

研究使用Stan編碼的貝葉斯框架進行單變量、多變量、多項回歸分析,在有無系統發育控制的情况下,評估遊戲目標結構的頻率與文化變量的存在或不存在之間的關系。

共有來自25個民族語言群體的168款遊戲被納入分析。純競爭性遊戲是種族語言群體中最常見的遊戲類型。文化變量的分布如圖1,在25個民族語言群體中,有14個群體的遊戲至少有一半具有競爭性目標結構,有7個群體的遊戲至少有一半具有合作目標結構。

圖1 不同民族語言群體遊戲目標結構和相關文化變量的分布。黑點代錶存在的文化變量(即社會分層、陸地狩獵的相互依賴性、水上狩獵和捕魚的相互依賴性、群體內沖突、文化內沖突和文化間沖突),白點代錶不存在,沒有點錶示數據缺失。條形圖代錶不同文化群體的遊戲目標結構的頻率分布(藍色代錶獨立遊戲,柳丁色代錶競爭遊戲,綠色代錶合作遊戲)。如圖所示,每個文化組中遊戲的樣本量各不相同。

單變量回歸分析錶明,遊戲目標結構與覓食依賴和沖突之間存在關聯。具體而言,陸地狩獵的相互依賴與合作目標結構對數比率(log-odds)的增加相關,但水上捕獵的相互依賴沒有發現相關性。頻繁的群體間戰爭或沖突與具有合作目標結構的遊戲的對數比率增加相關,頻繁的群體內沖突與合作性目標結構遊戲的對數比率降低相關。社會分層與具有合作目標結構的遊戲的對數比率之間沒有關聯。圖2為每個實例的後驗密度。

圖2 單變量模型結果。作為預測變量的函數,合作相對於競爭遊戲的對數比率的變化,模型中包含和不包含系統發育控制。正參數值對應於合作遊戲與競爭遊戲的相對頻率增加,而負參數值對應於相反的效果。陰影區域錶示 90% 置信區間。我們注意到陸地狩獵的相互依賴和跨文化沖突作為遊戲合作目標結構預測因子的積極效應。頻繁的群體內沖突與較低頻率的合作遊戲有關。

包含覓食依賴和沖突這兩個預測變量的多元回歸分析結果顯示(錶1),將沖突變量納入回歸模型會大大减少了陸地狩獵相互依賴對合作目標結構的對數比率的影響。同樣地,當該模型考慮到陸地狩獵的相互依賴與目標結構之間的關聯時,群體內沖突與遊戲目標結構之間的關聯也會减少。在跨文化沖突與遊戲目標結構之間的聯系中也發現了類似的模式。

錶1 回歸結果。對於每個模型 ( Model ),展示給定預測變量對合作遊戲與競爭遊戲對數比率的影響——正值錶示與合作目標結構的相對頻率增加相關的變量。錶格上半部分錶示省略系統發育控制 ( Phylo. ) 的模型,下半部分錶示對系統發育信號進行控制的模型。上半部分對應於圖2中的“Basic”,下半部對應於圖2中的“Phylogenetic controls”。D指與最佳模型相比的相對WAIC(Watanabe-Akaike Information Criterion)值,W指系統發育和非系統發育模型的單比特標准化WAIC權重。

​除此之外,當模型包含系統發育控制時,會發現陸地狩獵的相互依賴與遊戲目標結構之間關聯的支持性證據。具有系統發育控制的模型錶明,文化群體間的頻繁沖突與具有合作目標結構的遊戲對數比率之間存在正向聯系,頻繁的文化群體內沖突與合作遊戲的對數比率之間存在負相關關系。當陸地狩獵相互依賴性納入含有群體內及群體間沖突的模型時,這些模式就會减弱。同樣地,當模型包含群體內或群體間沖突時,陸地狩獵相互依賴性的效應也會减弱。

總之,該研究為遊戲目標結構與遊戲族群的社會和生態環境之間的關系提供了證據。結果顯示,沖突的類型和强度,以及在土地上獲取食物的相互依賴程度似乎與特定類型的遊戲目標結構的出現有關。這一證據雖然具有相關性,但也為越來越多的文獻提供了證據,錶明遊戲可能通過模仿公開的現實世界行為而在人類文化中發揮功能性作用,從而成為與特定社會生態環境相關的規範和行為的訓練場所。然而,未來需要更大樣本量的實驗研究來驗證這些預測。

全文完結,整理不易,看不完記得收藏,最後希望點贊支持一下!

了解更多,請關注“心儀腦”公眾號!

版權聲明
本文為[psybrain]所創,轉載請帶上原文鏈接,感謝
https://cht.chowdera.com/2022/01/202201270225119852.html